深圳 > 本网专稿

古琴艺术传承人姚公白在深讲述“琴文化”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12-26 11:09 

12月23日下午,古琴家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副会长姚公白先生,在深圳南山谷风琴舍以琴会友,高山流水觅知音,以“琴乐流派的传承与发展”为题,讲述“琴文化”的发展历史。

古琴,又称瑶琴、玉琴等,是中国传统拨弦乐器,有三千年以上历史。琴是汉文化中地位最崇高的乐器,有“士无故不撤琴瑟”和“左琴右书”之说。位列中国传统文化四艺“琴棋书画”之首,被文人视为高雅的代表,亦为文人吟唱时的伴奏乐器,自古以来一直是文人必备的知识和必修的科目。

姚公白先生1948年生于浙江杭州,自幼爱好音乐,从其父姚丙炎先生学琴,深得浙派姚门精髓,并曾受教于吴振平、张子谦先生。他受深厚家学功底浸润,继承了姚门的主要风格和内在韵味──节奏明快、细腻精当、清新淡雅、寓动于静,并以右手轻灵、下指干净、挥洒自如的特点著称,积数十年来操缦不辍、清心内养之功,渐入纯净自如之境,琴品如其人品,在传统琴人中独具一格,以弹奏姚丙炎先生打谱之琴曲最具心得。

姚公白先生的代表作有“胡笳”系列、《广陵散》、《乌夜啼》、《孤馆遇神》、《秋宵步月》等大小琴曲数十首, 又有自己打谱的《高山》、《鹤鸣九皋》、《泽畔吟》、《颐真》(均为《神奇秘谱》)等,对于古琴古指法、琴曲演变、律学等亦深有研究,颇具心得。

近年来,随着国学的复兴,作为传统文化“高士代表”的古琴也被推至台前。在讲座中,针对当下的“古琴热”,姚公白先生认为,这是好事,“这是改革开放40年的成果,人们有钱有闲了,想追求更高的精神文化生活,这是好事。要允许大家先进门,再慢慢熏陶。”但与此同时,姚公白先生也强调,琴是“小众文化”。为什么是小众文化?“纵观古琴发展史,在先秦时期,它是贵族身份象征;两汉时期,文人介入之后, 古琴变成了表志抒怀的载体;至晚清民国,还有人在弹琴。几千年来,琴一直不绝不灭,就是因为它的民间基础太好了。”

姚先生表示,“古琴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不是单独的某一个方面,而是整个琴乐、琴学体系的传承与发展。如琴制沿革、指法开拓、琴谱革新、琴曲流变、流派风格、琴学研究等方面无一不是在传承中发展、在发展中传承。”

中国古琴的琴谱只记录古琴的弦位、徽位和指法,无明确的节拍、速度标记,要靠演奏者根据自己的水平、经验来定拍、定句、定调,这一译谱过程叫打谱。姚公白先生的父亲姚丙炎就是打谱大家。

在讲座中,姚公白先生分享说,古琴琴谱与五线谱不同,不是“千人一面”,“不同的人演绎的曲子完全不一样。”姚公白先生表示,中国古人如此聪明,而古琴谱之所以不记录明确的节拍、速度,就是希望每一首曲子,经由不同琴家的演绎,赋予不同曲目个性化的味道。正是因为如此,中国古琴的传承讲究“口传心授”,西方音乐教育体系不能说不好,只是“味道不同”。

与此同时,姚公白先生强调,古琴是文人琴,他更建议大学生学习古琴。“古琴一定要有文化积淀。”

谈及琴的流派,姚公白先生表示,在琴乐的传承发展中,东西南北的地理环境自然风貌铸就了不同地域的文化习俗与地区方言,受地域文化习俗、民间音乐的影响,形成各地风格不同的古琴流派。唐宋以后,大多数古琴流派的称谓都与所处地域有关,如浙派,虞山派、蜀声、吴声等。而流派之说,是源自于中国传统的“口传心授”。专业院校的古琴教学只是代表了某一种的教学方法。

“琴乐发展至两宋,因社会政治、地域文化、人文习俗而产生的琴乐特色差异更加多元和显著。北宋时期,成玉礀在其《琴论》中指出--京师两浙江西能琴者极多,然指法各有不同。京师过于刚劲,江南失于轻浮,惟两浙质而不野,文而不史。成玉礀不仅告诉我们当时弹琴者众多的琴坛盛况,同时指出了那一时期地域上弹琴运指之区别,对南北各琴风的不同作出高度的概括。”

此外,讲座现场姚公白先生还介绍了“明末虞山派”“清中叶之江南诸派”。姚公白先生说,“晚清民初,中国传统文化受到质疑,古琴同样被视作落后的标志,琴乐日益凋敝,然为数不多的古琴者,基本保持着原有的琴乐流派,正如查阜西先生在其1956年的采访录中所说,古琴音乐在今天,似乎是只有一些不同的流派而没有宗派了……”

本次讲座由深圳市社会组织学院、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文体专业委员会主办,谷风琴舍承办。(中国日报深圳记者站)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